關閉

更多資訊就在貴陽頭條

貴陽頭條新聞客戶端上線
民生車車信用卡

脫貧攻堅的“息烽路徑”

發布時間:2018-11-03 10:11:18   來源:貴陽網-貴陽日報  

  紅巖村新貌。

  20多年前,息烽縣小寨壩鎮紅巖村是典型的貧困村,村里村外只有一條泥巴路連接,無產業支撐,在貧瘠的土地上種苞谷和油菜,是村民唯一的收入來源。

  在息烽縣各級黨委政府的幫助下,紅巖村基礎設施不斷完善,葡萄產業漸成規模,鄉村旅游方興未艾,逐漸走出一條產業興、農民富、鄉村美的振興之路,村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從1997年的不足300元,增長到2007年的2000余元,再增長到2017年的14760元。

  紅巖村的“蝶變”之旅,是息烽縣脫貧攻堅的一個縮影。為打贏脫貧攻堅戰,息烽縣大興基礎設施建設,為農村經濟社會發展清除障礙,脫貧攻堅跑出了“息烽速度”;在全市率先調整農業產業結構,著力打造貴陽市的“果園子”“菜籃子”“肉盤子”,打造了農業發展、農民增收、農村變富的脫貧攻堅“息烽樣板”;延長產業鏈,增加產業附加值,促進三次產業融合,探索了脫貧攻堅的“息烽路徑”。

  破瓶頸,完善基礎設施

  寬闊的柏油路從紅巖村穿村而過,路兩旁是成片的葡萄架。每到葡萄成熟季,客商、游客的車輛就頻繁穿梭在這條進村路上。

  紅巖村進村公路的毛路于1998年打通。“路通之前,村里主要的運輸工具是馬,買賣東西全靠馬馱。住在山上的村民背油菜籽去糧站賣,單邊要走一個小時。如果去縣城,30里的路程,一個單邊要走三個小時。”村民陳永倫說。

  1998年起,在息烽縣各級黨委政府的幫助下,紅巖村修通了進村公路,告別了“人背馬馱”的時代,村民的生產生活條件得到初步改善。之后,政府不斷加大基礎設施建設力度,路網逐步完善。“到2004年,全村幾乎沒人喂馬了,有人還買了拖拉機,大家進出更方便了。”陳永倫說。

  2007年,紅巖村的進村路拓寬到5.5米,原來的水泥路全部換成柏油路。“以前晚上進村入戶做工作,都是打著電筒走路。路修好了,騎著摩托車幾分鐘就到,村支兩委的工作效率也提高了。”連任紅巖村三屆村委會主任的余應學說。同時,紅巖村的農業機械化基礎設施也不斷完善,發展“經絡”全面疏通。

  和紅巖村一樣,曾經,交通閉塞、土地貧瘠等問題是息烽縣農村的真實寫照。受地理、資源等因素限制,息烽發展面臨先天性“貧血”。大力完善基礎設施,是息烽縣治“貧血”的第一劑“良藥”,特別是近幾年,息烽縣借助“美麗鄉村”“組組通”等的建設,全力完善農村基礎設施——

  石硐鎮大洪村以前沒有通村路,也沒有支撐產業,這幾年,通過幫扶,不僅有了進村路,還有了產業路、機耕道和串戶路;西山鎮聯合村村民以前主要靠外出務工謀生,這幾年,基礎設施瓶頸破除了,種植業、養殖業也有了起色,返鄉務工、創業的村民逐漸多了……通過完善基礎設施,農民的生產生活條件大幅改善,農村經濟社會加快發展,息烽脫貧攻堅跑出了“加速度”。

  調結構,發展特色產業

  紅巖村村民曾慶斌開始種葡萄的時候,根本沒想到幾十年后,紅巖村的葡萄會搞出這么大的動靜。

  早在上世紀70年代,在其他村民還在種油菜和苞谷時,曾慶斌就把原來種苞谷和油菜的四畝多地拿出來種葡萄。”依靠葡萄帶來的收入,曾慶斌的日子越過越好。到上世紀90年代末,看到葡萄種植的效益后,村民紛紛向曾慶斌請教如何種葡萄。巧的是,當時,全縣力推“一村一品”項目,根據村民的意愿,推進產業結構調整。

  “當時,我們村覺得葡萄的效益好,就選擇種植水晶葡萄。”余應學說,選好特色產業后,政府為紅巖村免費提供葡萄苗和水泥樁柱。小寨壩鎮積極扶持村民發展農業產業,息烽縣也將紅巖葡萄溝作為以種植葡萄為主的農業示范園區進行重點打造。

  “最開始,大家還是擔心葡萄產生效益之前的生計問題。”余應學說。為此,村里通過以點帶面的方式,劃定100余畝作為試點。

  2003年,紅巖村第一批葡萄產生效益。此后,村民紛紛參與進來,紅巖葡萄種植規模不斷擴大,并輻射帶動周邊村鎮種植葡萄。

  2013年,以紅巖村為核心的紅巖葡萄種植園區升格為省級農業示范園區,成為全省“五個100”工程的農業示范園區之一。截至目前,紅巖片區的葡萄種植面積已超過1.3萬畝,并輻射帶動周邊12個村發展葡萄產業,輻射面積達3萬畝。

  紅巖葡萄是息烽縣農業產業結構調整結出的碩果之一。息烽縣多年持續發力,做強特色農業,全縣各地因地制宜調整種植結構,圍繞市場需求,選擇主導產業,形成一批特色產品:石硐鎮通過引進中康農業科技有限公司發展獼猴桃產業,帶動全鎮種植獼猴桃8000余畝;九莊鎮引進貴州山友生態農業科技有限公司,發展吊瓜種植5000余畝,畝均產值從傳統農業的1000元左右增長到5000元左右……息烽縣久久為功打造貴陽市的“果園子”“菜籃子”“肉盤子”,也鼓起了百姓的“錢袋子”,2010年到2017年,全縣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連續8年位居全市第一。

  促融合,提升發展質量

  隨著貴陽避暑旅游、鄉村旅游的發展,息烽縣也吸引了大批省內外游客。擁有良好產業基礎和生態優勢的紅巖村,成為游客青睞的熱門去處。為支持當地鄉村旅游發展,2006年以來,息烽縣每年8月在紅巖村舉辦紅巖葡萄鄉村避暑節,通過節慶活動帶動旅游發展,吸引大量省內外游客前往。

  農業和旅游業融合,讓當地老百姓端上了“綠飯碗”,日子越過越紅火。目前,以紅巖村為核心的紅巖葡萄片區共有69家鄉村客棧、11家農家樂。紅巖村人均可支配收入從2007年的不足3000元增長到2017年的14760元。

  紅巖村是息烽縣促進農旅融合的典范。在近年的發展中,息烽依托將旅游景區發展成農業園區、把農業園區打造成旅游景區的理念,大力發展現代農業,促進一二三產融合發展,將農業與旅游、體育、文化等產業相結合,促進各類產業優化整合——

  促進農業與體育、旅游融合。2016年以來,息烽縣每年在西望山舉辦國際越野賽和全國滑翔傘邀請賽,以賽事為媒,累計吸引游客約10萬人次,實現旅游收入3000余萬元。

  促進農業與文化融合。今年,借舉辦貴州首屆“農民豐收節”暨貴陽市第六屆農業嘉年華的契機,息烽縣打造美麗南山田園綜合體,將農業、文化產業和旅游業融合起來,不僅讓當地文化“活”了過來,產業附加值也大幅提升。

  發展鄉村旅游。息烽縣大力開發農業的多種功能,延長產業鏈,提升價值鏈,從資金、技術等方面,加大對農家樂和鄉村客棧的扶持力度,全面完善各類配套設施,提升旅游服務能力和水平。

  ……

  通過產業融合,息烽縣越來越多的村子逐步實現了農業強、農民富、農村美。通過農旅融合,息烽縣進一步拓寬了“造血”式扶貧的“息烽路徑”。

?? 【相關閱讀】

息烽縣扶貧辦主任、農業局局長盧天倫:

農業產業結構調整帶來巨變

“這些年,息烽進行了兩輪重大的農業產業結構調整,農村發展實現了兩次巨大變化。”息烽縣扶貧辦主任、農業局局長盧天倫說,第一次農業產業結構調整解決的是吃飯和溫飽問題,第二次調整解決的則是實現全面小康的問題。

盧天倫十多年前在息烽縣政府工作時,做的主要就是與農業農村相關的工作。之后,他先后到九莊鎮、縣水務局工作,對農業農村相關工作有了進一步了解。如今,他更是整天圍著農業工作轉。

“基礎設施落后曾是農村發展的主要障礙。為全面改善農村生產生活條件,從上世紀90年代末開始,息烽縣委、縣政府主攻脫貧攻堅,從路、水、電、網、房等方面,大興基礎設施建設。”盧天倫說,通過努力,2002年,息烽縣成功摘掉國家貧困縣的帽子。緊接著,依托上級扶貧資金,息烽開始支持百姓調整農業產業結構,但當時的目標還是立足于解決老百姓吃得飽的問題,主要以糧食作物為主攻方向,重點是提高農業單產,沒有大量推廣經濟作物。

到了新時期,扶貧目標和任務都有了新變化。“摘掉國家級貧困縣的帽子后,我們主要圍繞提高農民的生活質量和生活水平來開展脫貧攻堅工作,向全面實現小康社會的目標奮進。”盧天倫說,息烽縣以基礎設施建設為突破口,全面改善群眾的生產生活條件;加強醫療、教育等社會保障,重點關注建檔立卡貧困戶和貧困群體。

按照“扶產業就是扶根本”的思路,息烽縣大力推動新一輪農業產業結構調整,在增產的基礎上實現增效和提質。“從2015年開始,縣委、縣政府出臺了加快推進都市現代農業發展的實施意見,加大對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的培育,并出臺了相應獎勵辦法,對規模種植的農業經營主體給予獎勵,激勵了熱愛農業的各方人才聚集農村,助推了產業結構調整。”盧天倫說,通過調整農業產業結構,目前全縣的經果林種植面積累計達到15萬畝以上,農業產業的商品率和產值大大提高。

“我們不僅要賣農產品,更要賣綠水青山,賣生態賣文化。”盧天倫說,近幾年,息烽縣依托良好的生態和爽爽的氣候,加快促進一二三產融合,取得明顯成效,“我們將繼續著力提升農特產品的附加值,延伸產業鏈,讓農村美、農業強、農民富。”

?? 【大事記】

  經過產業結構調整,養龍司鎮燈塔村建起蔬菜種植基地。

  1994年 息烽縣被列為592個國家定貧困縣之一,全縣農民人均純收入僅628元,161個村中有131個是貧困村。

  1996年 息烽縣在全省國定貧困縣中率先整體越過溫飽線。

  2002年 息烽縣在全省國定貧困縣中率先摘掉國家級貧困縣的帽子。

  2008年 息烽縣在全省國定貧困縣中率先邁進經濟強縣行列。

  2015年 息烽縣消除絕對貧困。

  2017年 息烽縣進入貴州經濟強縣第一方陣,主要指標持續穩定增長;貴州首個淘寶村在息烽縣誕生。

  (《大事記》由貴陽日報為您提供,轉載請注明來源,未經書面授權許可,不得轉載或鏡像。)

責任編輯:徐倩

網友評論(共0條評論,查看精彩評論,請點這里)
用戶名:     密碼:    匿名發表
? 电子游艺平台送彩金